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废后将军 > 第132章 终章

第132章 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一百三十二章:终章
  
  晋阳宫中,慕容炎醒来之时,已经是五天之后。王允昭跪在榻前,有宫人送来汤药,他挥手打翻。顿时整个寝宫的宫人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慕容炎看了一眼王允昭,终于问:“发生了什么事?”看他的脸色,只怕是事情不小。
  
  他声音干涩,王允昭端了热水喂他,一直不敢看他的眼睛。慕容炎说:“怎么,现在孤的话,你可以听若未闻了?”
  
  王允昭赶紧说:“老奴不敢!陛下……”他想了一阵,还是说:“只是陛下大病刚醒,一些事,还是等龙体好些再处理吧。”
  
  慕容炎喝了半杯水,慢慢坐起来,说:“孤应该什么时候处理什么事,孤自己会考虑,不是你该干涉的。”
  
  王允昭咬了咬牙,终于说:“五天前……王后娘娘以陛下病势沉重为由……把左将军……”
  
  慕容炎说:“说下去。”
  
  王允昭说:“王后把左将军赐死,铸进陛下寝陵了。”
  
  慕容炎手中杯盏坠地,碎瓷四溅,他抬起头,慢慢问:“什么?”
  
  王允昭没有重复,他知道慕容炎已经听清了。他以为慕容炎会有雷霆之怒,但是他只是说:“孤虽病重,她却并没糊涂,会因为王后一句话,就乖乖被赐死?”
  
  王允昭说:“可是……老奴派人去陛下地陵验过,陛下……这事,是真的。”
  
  慕容炎慢慢下榻,王允昭赶紧为他穿鞋子:“陛下,您刚刚醒来,这是准备去哪啊?”
  
  慕容炎说:“孤不相信。摆驾,去皇陵地宫!”
  
  王允昭说:“陛下,这夜深露重,外面冷,还是等天亮再说吧。”
  
  慕容炎根本不理他,已然大步出了寝宫。
  
  皇陵在晋阳东郊,慕容炎去到该处时,天堪破晓。纵然大病初醒,他却走得很快。王允昭跌跌撞撞地跟在其后,很快便进了地宫。甬道漫长,慕容炎的脚步竟也放慢,王允昭领着禁卫跟着他,没有一个人说话。
  
  阴暗的地底,再华丽的雕纹陈设也掩盖不了这压抑和凄凉。一路行到甬道尽头,铜门紧闭,兽首衔环。一个人左手提灯、右手执戟,沉默地守卫在铜门之前。很近的距离,他却走了很久。
  
  铜浆微赤,伸手摸触却格外冰冷。他轻轻抚摸那铜像的身躯,很久很久,才低声呢喃:“这不是真的,对不对?”
  
  没有人回应,那铜像竟然还微笑着,双眼平视前方,面容宁静而安祥。慕容炎抬手,削去她的尾指。但见那铜浆铁汁之中,女人的尾指已被浇透,却仍隐隐可见经络骨骼。
  
  那一瞬间,如同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他将额头抵在铜像肩膀,握住她手腕的指尖剧烈颤抖。
  
  没有人敢抬头看他,不敢看见他的颤抖。许久之后,王允昭轻声说:“陛下?”
  
  许久之后,慕容炎站直了身体,他的声音又恢复了那种冷肃:“走吧。”
  
  王允昭一脸担忧,慕容炎回首,又看了一眼那铜像,说:“这个人,看似温情,其实冷酷无比。这么多年,来了去,处心积虑,到这一步,也不过是想换孤一场伤心,真是其心可诛!”
  
  王允昭不敢搭话,他盯着那微笑的铜像,说:“孤偏不伤心,”他微微抬头,一脸倨傲:“偏不如你心意。今生就算生不同寝,百年之后,你总算还在这里。”
  
  他挺直腰身,大步走出地陵,再不去看那甬道尽头的铜像。外面天已大亮,他出得地陵,用手挡住突来的强光,从此世界入膏肓。
  
  宫里,姜碧兰自从知道他清醒之后,就一直提心吊胆。太子慕容泽跟慕容兑也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慕容炎醒来的第一件事,不是召见任何人,而是直接去了皇陵。
  
  及至夜里,姜碧兰还未睡下,慕容炎已经进来。她上下打量他,说:“恭贺陛下旧疾尽去,圣体安康。”
  
  慕容炎没有跟她说话,只是一招手,王允昭低着头,捧着御旨上前,高声道:“王后娘娘,请下跪接旨。”
  
  姜碧兰也不意外,缓缓跪下。王允昭开始宣读圣旨,当听到“废除后位、贬为庶民,迁居长宁阁”,她抬起头,望向那张熟悉又陌生的容颜。原来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心里的恐惧与悲伤层层堆积,反而趋于平静。
  
  她说:“我知道我这一生做了很多错事,但是回首来路,即使后悔,也无从后悔。惟有当初与陛下的初遇,才是真正令我心如刀割的事。陛下,为什么当初我要遇见你?又为什么要爱上你?
  
  这一生啊,你编织一场梦,让我用尽最美的年华,把一块石头捂在怀里,从此朝思暮想、费尽心机,以为它会有情有义。到最后,你慢慢让我摊开双手,让我发现原来掌心之中一无所有。”
  
  禁卫上来将她剥去后服,拖了出去。姜碧兰没有挣扎,眼泪模糊了所有,一场荣华一场空。机关算尽之后,那些滔天富贵、无边锦绣,竟没有一丝留在心头。
  
  慕容炎在栖凤宫站了很久,那一年,情窦初开的姜碧兰一身红色猎装,牵着白马款款行来,笑着说:“炎哥哥,你也在啊?”
  
  他微笑,随手折了一根铆钉,轻抚马背,刺入她的马鞍之下。娇俏的女孩自马上跌落,坠入他的怀中,也曾含羞带怯,也曾风情万种。
  
  他走出栖凤宫,往事寸寸消融。
  
  次日,慕容炎废黜太子,贬慕容泽、慕容兑为庶民,令二人立刻迁出宫苑,于晋阳城另择一处民宅安居。朝中当然也有人反对,但是这一次,他几乎是力排众议,独断专行。
  
  连王允昭也没有规劝。
  
  当天下午,慕容炎发令召回安阳王慕容宣,又封晴良人之子慕容羽为卫王。
  
  宫中只余下这两位皇子,诸臣不得不重新考虑立场。可晴心跳若擂鼓,虽然慕容宣目前看上去较有优势,但是慕容炎一直忌惮左苍狼,就是因为她手中权势太大,党羽众多。
  
  如今慕容宣相比慕容羽,又何尝不是根系深厚?慕容炎是不喜她,但也不喜芝彤,她未必没有胜算。当务之急,是要让姜碧兰彻底无法翻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