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美味农家女 > 番外3 就要陪你一生一世

番外3 就要陪你一生一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咚——咚——咚——
  
      几声绵长的钟声在山顶上响起,唤醒了沉睡在地平线下的太阳,也唤醒了山间酣眠的鸟儿,
  
      随着清晨第一缕光线投向大地,栖息在树丛中的鸟儿展开翅膀自由翱翔,钦天监内的弟子们也纷纷醒来,开始了做早课的进程,
  
      一个弟子推开厢房大门,赫然见到钦天监现任监正已经衣衫整齐的端坐在高台上,她双腿交盘,后背挺得笔直,面色平静如常,
  
      朝阳斜斜照射在她脸上,仿佛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在其中,她周身都蒙着一层金黄色的浅浅光晕,一眼看去圣洁无比,令人不敢亵渎,
  
      虽然几乎天天都能见到这样的画面,但弟子还是不由自主的敛气屏声,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轻轻将大门推得大开,他就蹑手蹑脚的转身离开,唯恐打搅到了监正的修炼,
  
      然而这一份宁静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一串嘹亮的哭声打断了,
  
      高台上的月姐儿睁开眼,就见到一个弟子牵着一个十岁上下的小孩走了过来,
  
      “师傅,平王殿下刚醒来就开始哭,弟子怎么劝都劝不住,弟子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不得已带他过来见您,”弟子小声说,
  
      月姐儿轻轻摇头,“没事,”
  
      说着,她就冲下头的孩子伸出手,“过来吧,”
  
      说来也怪,她刚开口,小小的平王的哭声立马就停止了,他擦擦眼角,连忙放开弟子的手,就手脚并用的往高台上爬了上去,
  
      爬到最顶层,他一把抓住月姐儿的手,就怎么也不肯放开了,
  
      月姐儿冲下头的弟子颔首,“你去忙你的吧,平王殿下今天还是跟着我好了,”
  
      弟子连忙应是,这才匆匆走了,
  
      到了月姐儿身边,都不用她多言,平王就已经主动盘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月姐儿继续闭眼吐纳修炼,平王也有样学样,将她的姿势学了个十成十,
  
      一周天的吐纳完毕,月姐儿睁开眼看着这个容颜不俗的孩子,她轻轻的出了口气,忍不住伸出手去揉了揉他的头顶,
  
      平王立马睁开眼,他咧开嘴冲她一笑,竟是如此纯真无邪,
  
      月姐儿也不禁笑了,
  
      平王顿时双眼睁得圆溜溜的,嘴巴也张成了大大的o型,
  
      “师傅,您真美,”他脱口而出,
  
      月姐儿淡笑,“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哪里还美得起来,你是美人看得太少了,才会觉得我美,”
  
      “才不是,每次回宫,父皇也会给我身边塞一堆美人,他们都没有您美,”平王一本正经的摇头,
  
      月姐儿听了,她又低叹一声,“他竟是直到现在都还不肯悔改么,”
  
      这话平王听到了,他只垂下眼帘看着膝盖不语,
  
      月姐儿再揉揉他的头,“要是觉得每次去皇宫太难受,你就不要去了,”
  
      “真的吗,我可以吗,”平王连忙抬起头,但马上他眼中的一抹光亮就消失了,“还是不行的吧,母后还在宫里,我要不去看她,那就没人愿意理睬她了,她太孤独寂寞了,”
  
      自从那件事后,皇帝虽然没有明说,但他早已经恨上了皇后,如今后宫不停的进新人,虽然皇后的地位不变,她应得的东西也从没有烧过,但是皇帝却已经许久不进她的寝宫了,皇后自从被月姐儿救回一条命后,她也变得清心寡欲了起来,后宫里的诸多事宜她都不再去管,全都继续让太后把持,她每天就在坤宁宫内年诵经祈福,十天半个月都不出一次寝宫,
  
      这对帝后的夫妻关系可以说是名存实亡,如今,也就只有平王每次回宫过去探望的时候可以给那边带去一点生气了,
  
      “师傅,您可以把我母后也接过来这里吗,”心头突然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平王抓紧了她的手,“要是母后也在这里,我就哪里都不想去了,我就在这里,陪着师傅您一辈子,”
  
      月姐儿被他的话给逗笑了,
  
      “傻孩子,”她轻声说,“这世上,鲜少有谁能真的陪谁一辈子,”
  
      “可那也总有人办到的啊,我就能陪您一生一世,除了母后,我最喜欢的人就是师傅您了,只要看着您,我的心情就十分安定,离开您我就慌张得难受,我这辈子都离不开您了,我就是要一辈子陪着您,”她越是这么说,平王就越是倔强,竟是大声叫唤了起来,
  
      月姐儿都被他的大声宣告惊呆了,
  
      “殿下,我可比你大了好几十岁,”她无奈的告知他,
  
      “我知道啊,可我就是喜欢你,”平王说着,干脆双手抱着她的胳膊不放开了,
  
      如此热情的告白,外加这么主动的亲热,让她有点吃不消,可是这个男孩子现在就像是吃了秤砣似的铁了心里,不管她怎么说,他就是一口咬定要陪在她身边一辈子,永远对她不离不弃,
  
      无奈,到最后她只能妥协,“那好吧,现在你就留在我身边好了,只是,再过几年等你长大了,你就会知道外头花花世界的好了,”
  
      “才不会呢,”平王定定摇头,
  
      他说话算话,接下来的这十年时间里,他十年如一日的陪在月姐儿身边,每天早早的就主动来到她身边,陪着她一起做早课,然后和她一起用早膳、跟着她去看她给弟子们讲学,就连她外出他也跟在一旁,一直到月上中天,她要休息了,他才告辞离开,
  
      除了每个月一次回宫的那天,其他时候他们俩都形影不离,
  
      天长日久,钦天监里的人都已经习惯了他们俩同进同出的画面,就连深宫内的皇帝得知后,他除了私底下痛骂这个儿子一顿,也无济于事,
  
      十年后,曾经因为童年阴影而畏缩胆小的平王殿下成长为了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只是,他的翩翩风度之中又掺杂着几分令人心神安定的味道,只要见过钦天监吴监正的人都能一眼看出——他身上的气度和吴监正是越来越像了,
  
      “以后,钦天监监正的位置该不会传给平王殿下吧,”有人忍不住偷偷的问,
  
      月姐儿听到后,她坚决的摇头,“不可能,一来他乃是尊贵的皇子,钦天监监正的位置还是太屈就他了,二来我给他算过了,他五弊三缺之中犯了权缺,一辈子都注定不能掌权,”
  
      对此,平王不置可否,他只要能陪在月姐儿身边,天天看着她就心满意足了,
  
      然而再过几日,就在一个夜深寂静的晚上,皇宫里突然出来一队人马,直接奔向了钦天监的所在,
  
      “平王殿下,皇上驾崩了,太后娘娘、皇后娘娘特命奴才过来接您进宫见皇上最后一面,”跪在眼前的是当今皇帝的贴身大太监,他现在趴伏在地上,哭得涕泪横流,好生凄惨,
  
      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即便这么多年不亲近,但听说了他的死讯,平王还是眼前一黑,身形狠狠的晃了晃,
  
      月姐儿正好听说消息后赶来,连忙顺手扶了他一把,
  
      谁知道,平王立即就反手牢牢的抓住了她,
  
      月姐儿眉头一皱,“皇上驾崩,你理应回宫为皇上哭灵才是,”
  
      “我知道,可是我要你陪我,”平王小声说,
  
      月姐儿一脸无奈,“这是皇家内部的事,我不方便插手——至少现在不方便,”
  
      “不行,你不陪我的话,我就不去了,”没想到她话音刚落,平王就和她撒起娇来,
  
      月姐儿好生无奈,
  
      老太监见状忙说:“吴监正您就陪着平王殿下一起去吧,本来皇上驾崩,钦天监就要出人前去为皇上祈福的,如今您早一步去也没什么,”
  
      平王顿时就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双眼闪闪发亮的看着她,
  
      月姐儿只得点头,“那好吧,我就只能去一趟了,”
  
      平王立马笑了,
  
      但月姐儿马上看过来一眼,他立即察觉到不对,就收起脸上的笑,又换上一脸的悲伤,
  
      两个人一起赶到皇宫内,里里外外早已经跪满了宫女太监,远远的他们就能听到一阵阵哀伤的哭声传来,两个人走进去,就见到皇后和太子都已经来了,
  
      皇后正跪坐在床头,双目无神的看着躺在床上早闭了眼的皇帝,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喜是悲,
  
      太子站在一旁,正手脚利落的指挥人里里外外的忙碌着,太子妃也陪在皇后身边,正小声安抚着她,乍一看去,仿佛他们才是和和气气的一家子,匆忙赶来的平王才是个外人,
  
      不过,才听到宫女禀报,皇后就赶紧站了起来,
  
      “我的儿,”她连忙过来拉上平王的双手,“大晚上的赶过来,你没冻着吧,”
  
      “没有,我好得很,”平王连忙摇头,“母后您呢,父皇驾崩,逝者已矣,您千万不要伤心过度,一定要记得保重身体啊,”
  
      “他死了,我怎么会伤心过度,”皇后轻笑,
  
      “母后,”平王连忙低叫了声,皇后也赶紧收起了笑脸,
  
      不过,过来的路上,他们已经知道了皇帝的死因,作为几乎是被他抛弃了的儿子,在知道父亲是在为他的下一个儿子努力途中活生生累死的,平王心里五味杂陈,那么身为皇帝唯一的儿子的生母,皇后现在只怕也是哭笑不得吧,
  
      这么多年,为了这个子嗣传承,皇后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莫名其妙的指摘,现在好容易皇帝死了,压在她头上的那一座大山可算是被移走了,她的确是不太伤心得下去,
  
      只不过……皇帝一死,他们这一支血脉的帝位传承就到此结束了,马上,建业太子的重孙子就要继承大统,母后虽然会被尊为太后,只怕她以后在宫里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平王的目光就又闪烁了几下,他不由抬头看向那边正忙里忙外、分明早已经把皇宫当做自己家的太子,
  
      虽然自打进宫后,皇帝就对这个太子并不怎么上心,但身边有镇西王的后人以及他的同伴帮衬着,太子还是安然长成了,每个月进宫的时候,太子也会过来和他见面,平王可以说是看着那个襁褓里的小娃娃一点一点长到这么大的,
  
      而且,说句心里话,他觉得太子的确是生得好,虽然才十六七岁的年纪,可是他却早生得俊雅出尘,又文武双全,当年见过建业太子的老人见了他,就没有不夸他比他的曾祖父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再加上,皇帝虽然在政事上的成就可圈可点,可是这些年为了生儿子,他没少折腾,而且还听信江湖术士的胡言乱语,从民间弄来许多乱七八糟的女人在后宫瞎折腾,群臣为此没少上奏,可是皇帝都无视了,反观太子,他年纪虽小,却洁身自好,他十二三岁时皇帝特地赏赐给他两个年轻貌美的宫女都被他给拒绝了,他还反过来劝导皇帝要爱惜身体,顺应天命,也好延年益寿,结果这话又戳中了皇帝心里的痛,皇帝当场大发雷霆,差点就把他的太子之位给废了,
  
      后来,他们俩的关系越发恶劣,两个人几乎见面都不说话,皇帝在朝堂上看着太子的眼神都带着刀子,可是太子却一如往常,对皇帝毕恭毕敬,似乎那件事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如此一来,群臣对太子更是赞不绝口,大家都争相将女儿嫁给他,太子受宠若惊,却也没有来者不拒,他在认真的和诸位臣子促膝长谈过后,才选了三个自己中意的名门闺秀,一个娶为太子妃,两个纳为侧妃,
  
      “有这三个就够了,后妃在精不在多,子嗣也是一样,扩充后宫之事,等日后孤再长成一些再说不迟,”面对群臣的苦苦劝谏,他是这么说的,
  
      这么超脱又淡然的表现,自然又惹得群臣交口称赞,
  
      如今父皇驾崩,他理所当然的继承皇位,以后,天下之大任由他挥斥方遒,想来不日他就会成为比父皇更出类拔萃的皇帝,
  
      察觉到他的注视,太子回过头来,
  
      两人四目相对,太子垂下眼帘,“平王请节哀,”
  
      “多谢太子殿下宽慰,本王还好,”平王忙摇头,
  
      太子颔首,目光就往月姐儿那边扫过去一眼,只是月姐儿自从进门后就只往床上的皇帝身上看了眼,而后她就垂下眼帘站在一旁一动不动,仿佛四周围的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